首页 > 灵异事件 > 
导航

校园凶杀案

时间:2019-05-09 09:17:42 编辑:

清晨的阳光倾洒了下来,照耀在了校园里那个人头攒动的操场上,四五月的天总是清澈的,加上昨天的小雨,更加的湿润了今天的空气。

今天是学校的运动会,很多的学生都集中在了操场上,等待着最顶上的颁奖台的那个肥胖的老太太的说话。

那个肥胖的老太太是学校的校长,她很听话的站了起来,然后鼓弄着自己肥胖的身躯,倚着桌子好不容易的站了起来,她弄了弄话筒,先说了一句:“安静一点,大家安静一点,嗯。”老太太的清了一下嗓子,然后继续说道:“今天是咱们学校一年一度的春季运动会,啊,春季运动会,这个,请大家自觉管理好自己,为自己的班级加油,好,现在,咱们第五实验中学第十三届春季运动会现在开始。”掌声在底下响起了,十分的激烈。

马褂儿是八年级三班的学生,其实他的真实的姓名不叫马褂儿,他叫马俊平,马褂儿是他的外号,这是孙杰给他起的,当然了大家都是非常的喜欢他的这个外号,叫来叫去的,连他自己也习惯了,很多的人竟然都忘记的他的大名,只记得这个外号,连老师也是这样叫。

马褂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,他的生活只是沉默,类似于自闭,这是很难让人理解的,当别的学生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时候,他只是在一旁痴痴地发呆,当老师在黑板上讲课的时候,他还是在那里发呆,无论是什么活动,他都是呆呆的看着从不参加。

因此,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傻子,一个只会呆呆的看着别人的傻子,老师也是不愿意待见他,所以,在调桌子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把他调在了最后的位置上,然后马褂儿就是这样听课的。

今天的日子照样还是想以前一样,马褂儿依靠在校园里的那个大柳树的地下,呆呆的看着操场上的那些移动的身影,没有说话,他似乎一直就没有说过或,即使他曾说过,也不会一起别人的注意,因为他在别人的眼里,连小人物也赶不上,因为他不是人物。

班主任梁芳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,这引起了马褂儿的注意,他把视线移向了班主任。

班主任手里拿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32,的字样,她跑到了苏莹的面前,朝着她说:“见过杨丽了吗,你们平常的关系是最好的了,你见没见过她。”

苏莹抬起了头:“没有,我们今天早上在操场上的时候就分开了,她说要去厕所,就一个人走了,难道她没回来吗。”

班主任像是真的着急了: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,现在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,她可是运动员啊,苏莹,你赶紧告诉咱们班的同学,让他们集体出去找人,务必要在半个小时之内找到杨丽。”班主任对着苏莹说。

苏莹点了一下头,谈后快速的跑到了班长的身边说了几句什么,然后办照也开始着急了,他朝着做着的同学喊了一句,然后一下子他们都跑开了。

马褂儿还是倚靠在柳树上,他听到了班主任和苏莹的说话,杨丽竟然失踪了,真是让他太想不到了。

杨丽是班上学习最好的学生,很多的人都是很羡慕的,但是这个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太容易交往,而和她能够交往的上来的也就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苏莹,真是的,连苏莹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,看来时没人扔够找的着她了。

马褂儿无奈的站起了身子,拍了拍身上的土,也跟着他们去了。

班长的速度很快,他是第一个跑到教室区的,教室区时一片平房,操场在教室区的前面,而厕所就是在教室区里的。

这个时候梁芳也赶了过来,他赶紧的安排苏莹去厕所那里找人,然后又安排班长到各个教室去找人。

班长赶紧的带着人就开始搜了:“孙杰,你和李江去老师的办公室那边去,于军,你和咱们班的女生去后排的教室找人,其他的人,跟着我去前两排的教室,咱们挨着个搜。”说着班长便带着人去搜了。

马褂儿懒懒散散的走了过来,说实话,现在的这个时候,有他没他都是一个样子的,他来与不来是没有什么用处的,于是他还是装着样子去了办公室那边的小树林里走去了。

苏莹很快的就从女厕所里出来了,她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,里面根本就没有杨丽。梁芳着急的张望着这片教室区,:“这样,咱们也跟着他们进去找人。”梁芳和苏莹也跟着进去了。

马褂来到了这个隐蔽的树林里,这个树林摆着疏松的树,这应该不是一个树林,换上专业的术语,这个应该叫树阵。

马褂踩着这个上面栽着树阵的土地,这里的土地很疏松,一踩上去,黏黏的,可以证明,昨天的雨真不是白下的。马褂儿当然知道这里并没有什么人,也根本就藏不住人,他来这儿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躲人,躲着他们,眼不见心不烦。

但是真的是很不幸,眼不见心不烦是不可能的了,因为他看到了,看到了一串杂乱的脚印,就在最里面的那颗大的柳树底下,底下的泥土已经被踩得变形了,有的泥土被推到了很远的地方,有的被踩烂了。

不光是这样,在柳树的后面也有一小串脚印但是很完整,最重要的是,脚印的后跟很重的踩了下去,证明这个人是抄后用力的,这样让人真实想看看柳树是什么样子的,当马褂儿把视线转向柳树的时候,不禁的害怕了,柳树的树干竟然被勒上了一条痕迹,连树皮也脱落了。

已经不用再想些什么了,马褂儿发出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跑,他从来都没有跑过,这是他第一次跑,他赶紧的跑到了,垃圾堆,他并不是要逃跑,而是要找东西。但是垃圾箱里很干净,什么也没有,真是太奇怪了,要是真的是那样的话,应该是垃圾箱里有工具的,但是现在…。

明白了,应该还在那个地方,马褂儿又开始跑了,他又跑了回去,相信还在,要是有那个痕迹的话,就应该还在那里。

马褂儿开始寻找了,他找的地方很简单,就是动过土的地方,因为那里会有一些重要的东西,这是最重要的。他开始沿着那些的树寻找,终于,当他看到了那个痕迹的时候,突然终于确定了,他找到了。

那个痕迹是有轻微的脚印的,而且是边上还有一些重的脚印,不但是这样,还有轻微的手印,就是这样,那些凶器就是埋在这里面的,于是马褂儿开始刨土了。

警察很快的来了,他们包围了校园的每一个角楼,一群的警察,拉上了警戒线,然后一队人马走了进来,他们直接去了案发现场,那个校长的办公室里。

校长的样子有些恐慌,他赶紧的跑了过来,当他看到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死去的杨丽时,她差一点就晕倒了,幸好班主任在他的身边才没有倒下。

警察一干人等把这个校长办公室包围住了,然后找到了一些重要的人,比如说校长,班主任,还有八年级三班的全体学生。

警察的一个队长站在了校长和学生们的中间,身后跟着一个警察,他拿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,在身后不停的记着什么。

“你是这个学校的校长是吧。”沉默了一段时间的队长开口说话了。

校长愣了一下,然后赶紧的补充道:“是。我是校长。”随后她的身上就开始冒汗了,汗水不停的滴在了自己的衣襟上。

队长看着眼前的这个笑着,冷笑了一下,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包面巾纸,递给了校长:“你不要紧张,先擦擦脸上的汗。”

校长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,她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才哆哆嗦嗦的接过了面巾纸,慢慢的从里面抽出了一张,然后又看了看队长,汗水一下子又渗了出来,她赶紧的拿着纸巾在脸上狠狠的擦了一把。

“你知不知道你学校的学生失踪了一个小时。”队长等着校长擦完脸上的汗水的时候,才说出了一句。

“不,我不知道,我一直在讲台上,没有下去,这里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校长赶紧的澄清自己,然后汗水又出来了,赶紧的拿出了一张纸巾,擦了擦。

队长的眼神有些的犀利,他看着校长,然后冷冷的说:“学生在学校里失踪了,你竟然都不知道,你是怎么当这个校长,现在你竟然还有脸在这里澄清自己,你难道不觉的这是在越描越黑吗。”

校长有些懵了,看来,这个队长并不是在说自己杀人了,嗨,真是虚惊一场,但是没有由得校长再想些什么队长又开始发话了。

“你说,你不知道学生在学校失踪了,但是这个学生怎么会死在了你的办公室里,这个,你怎么解释。”队长微笑的看着校长。

校长不说话了,她知道了,现在就是自己再说什么也是不好使了,因为没有人可以相信她,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没事儿,可是竟然没有想到,这只是一个开始,这才是最致命的,但是校长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不停的擦汗。

队长的脸色已经不太好了:“你的学生是在一个小时以前死去的,而一个小时以前,你在讲台上,你的学生是死在了你的办公室里,但是据你们其中的一个学生说过,你中途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不在讲台上,我想问一下,您在这段时间去哪儿了。”

校长想了一下啊,是的,那段时间自己真的下了讲台,但是她是突然之间肚子有些的疼痛去了厕所,但是她却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,而是直接的回到了领奖台上,看来今天很难解决这件事了,她赶紧的解释:“那个时候我的肚子疼,上厕所了。”

队长笑了:“这个谎言是我小时候在班上,不想上课了的时候说来骗老师的,您连这样蹩脚的谎言都能说出来,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,你是不是在课堂上听这样的谎言听多了,但是很可惜,我不是那些老师,你最好还是老实的说,不要耍花样。”

校长真是无语了,她很紧张的想要说什么,但是自己就是不会说,越是到了这样的情况嘴就是越笨,所以校长一直是吞吞吐吐的。

队长收回了自己的笑脸:“你真是厉害啊,杀了人就这样敢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,你就不怕人家发现,好了,我知道了,你也不用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了,我来告诉你吧,我在问你话的时候,校长你吞吞吐吐回答不上来,在问到你在一段时间上哪里去了,竟然回答出来这样的谎言,而且又是在你的办公桌上发现了死者,所以,我们很有必要把你带到警察局去调查一下。”

校长呆住了,她害怕的底下了头,然后一把闪亮的手铐戴在了校长的手上。

这个时候那些在学校里检查的警察也回来了,他们报告了一些消息,在案发的前几个小时之间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在操场上,只有校长和杨丽在中途回来过,还有在老师办公室的前面有个小树林,但是里面有很多的杂乱的脚印,看上去,这些脚印的人,最少有五个人。还有在女生的厕所里也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,但是已经很脏了,经过冲洗,发现是死者头上的一枚发卡,这个发卡是一对儿的,死者头上一枚,厕所里一枚,证明是死者的。

队长又露出了笑脸:“这下子,你还怎么说,看看要是上面有你的指印,那么你可就是凶犯了。”

校长又低下了头。

马褂儿从柳树林走了回来,他看到了一些警察,也知道了,这些警察来这里的目的,尤其是校长的办公室那边,有很多的学生,和老师,连班主任也在哪儿,仔细看看是他们班的全体学生,那就不用客气了,去吧。

马褂走了过去,他被两个警察挡住了,马褂儿赶紧解释:“我就是这个班的,我知道一点情况,要到里面解释一下。”就这样马褂被放了进来。

队长在里面对着那个记笔记的警察说了什么然后,大声的说了一句:“现在先收队,把这个校长带回去,明天检查出了结果,把这个校长提交法院,收队。。”

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让马褂儿打断了:“等等,先不要收队,我知道情况,校长不是凶手,凶手另有其人。”

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马褂儿,队长向前面走了一步:“你是什么人。”

“他是我们班的学生,他叫马褂儿,不不不,不是马褂,是马俊平。”老师朝着队长说道。

队长没有看班主任,还是看着马褂儿:“你说你知道些,情况,那么你说是吧,我可不想等太长的时间。”

“我要先看看杨丽。”马褂儿张口就说。

“我现在在怀疑你是不是这个校长的帮凶,你是不是在这里捣乱的呀,这个死者怎么能说看就看呢。”

“不不不,我不是什么帮凶,我只是想确认一下,因为我知道凶手是谁。”

“你知道凶手是谁,那么好,你说吧,谁是凶手。”

“现在还不能确认,因为我还没有看看杨丽呢。”

“好,你看看吧。”队长说着,给马褂儿让出了一条道儿。

马褂儿没有客气直接的走了进去,他跟一个警察借了一副手套,然后轻轻的半开了杨丽的脖子,一条深深的勒痕显露了出来,这已经证明了马褂儿的第一个想法了,随后他检查了一下杨丽的手指,看到了指甲里的线和树皮的碎屑,然后马褂儿看了看杨丽的脚,有一层厚厚的泥土。就在这个时候,马褂儿把头转向了那个人的脚上,也是有一层厚厚的泥土,好了大功告成。

“好了现在我可以说了。”马褂儿走了过来,看了队长然后笑了一下。

队长也是朝着马褂儿笑了一下:“现在你已经看完了,咱们是不是该说了,你可不要耍我们啊。”

“看来您是队长了吧。”马褂儿轻笑了一下:“你们真是个好警察啊,观察的那么仔细,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看死者。”

“看了,当然看了,死者是被勒死的,就这么简单。”队长说。

“就这么简单?”马褂儿反问了一句,“要是就这么简单的话,还要你们警察干什么,你有没有知道死者是在哪里死的。”

“死者是在校长的办公室里死的。”队长说。

“我现在怀疑,你们是不是真正的警察,连一点发现的能力也没有,你们没有看到杨丽脚上沾着的泥土吗。”

“这有什么,不就是泥土吗,昨天下过了雨,这是自然情况,我们脚上也有泥土,你的脚上也不是有吗。”队长说。

“但是你们有没有想到这是学校,所有的学生都到了操场上,你们应该可以想到的,操场上的土石沙土,但是什么地方的土是黏土呢。”

队长马上的就想到了:“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柳树林。”

“对,杨丽死之前去过柳树林,你要知道,全部的学生都去了操场,谁会去柳树林呢,没有人离开就是没人去,那就好,你看看校长的脚上有没有黏土呢。”

队长将视线转向了校长的脚上,真实没有黏土。

“那好,既然校长的脚上没有黏土,那么就是证明校长没有去过柳树林。也就是说,校长不是凶手了。”

“等等,你怎么知道死者死在柳树林。”一个警员问道。、

“这个很简单,我看到了死者的手指甲,她的指甲里有一些绳子的线,还有就是那个柳树的树皮碎屑,学校里种着柳树的地方只有两个,一个操场,另一个就是柳树林,这就简单多了,你看看哪个杀手不想活了敢在操场杀人的,那么就只有一个简单的回答,死者是在柳树林被人杀害的。”

“那要是照着你的意思是说,谁的脚上有黏土就是杀人的凶手了,是吧。”队长问。

“对,大家仔细的找找,看看谁的脚上有黏土。”马褂儿的话一出口,虽有的人都开始找脚上有黏土的人。

队长也要发话说看看那些的学生谁的脚上沾有黏土。

马褂笑了一下:“不用看了,不就是苏莹吗,她的脚上有黏土。”

这下子他们的目光都转向了苏莹。

“难道脚上有黏土的人就是凶手吗,这真是太假了,我这是在找杨丽的时候不小心踩到的,你不要血口喷人,看着平常老老实实的,怎么是这样的人啊,老师知道,你不信你问老师,我这是不是因为找杨丽的时候踩到的,再说了,我是杨丽的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杀了她呢。”苏莹出来解释道。

队长听到了苏莹的话看向了班主任,班主任也是很信任的点了点头。

马褂儿笑了:“你们真是太天真了,她说不是那就不是啊,好我在给你们看看,这是现场留下来的脚印,是从那个柳树的后面采集来的,很完整。”说着马褂儿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子,小心翼翼的打开后,里面就是一个脚印,完整的脚印。“这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,是用手挖出来的,你们看看这个脚印是不是和苏莹的脚一样,让她把脚抬起来给咱们看看,这是不是她的脚印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苏莹的汗水已经留下来了。但是这还不是认输的时候:“我怎么知道他这是在那里找的脚印,是不是我踩上去的地方呢。”

“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那好咱们出去上柳树林去看看。”说着马褂儿第一个走了出去,队长和苏莹他们也跟了出去。

马褂儿带着这些的人走了出去,他很快的走了一颗柳树的地方停下了脚步:“你们看看,这个是不是一大串不一样的脚印。”

众人都点了点头。

“那好。”马褂儿继续说:“这些脚印有三个人的,一个是死者的,一个是凶手的,一个是我的,凶手的脚印是在后面的,而且是脚后跟用力,死者是在前面的,所以也是脚后跟在往前蹬的,这样就可以证明,死者是一根绳子抵着柳树勒死的,而凶手则抓住了绳子的两头把死者活活勒死,所以就是咱们看到了这个景象,要是大家还是不信的话,可以看看这个树的树干,上面还有一个黏黏的脚印,这就是凶手留下的。”说着马褂儿看了看苏莹。

苏莹的神色很不好,她慌张的看着那些疑问的眼神。

队长看了一下苏莹:“这个人真是你杀的。”

“不是,我没有杀人,就算是这样,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是我杀的人的,你们有证据吗。”苏莹说道。

队长笑了,他已经知道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凶手,只是要摆脱嫌疑,没摆脱成,要人家拿证据罢了,这就已经证明了她是凶手了。

“证据还真是有,我已经挖出来了,大家看看。”说着马褂儿拿出了一个袋子,里面是一副手套,一根绳子,一卷胶带。“好了,现在就更容易了吧,咱们回头看看胶带上有没有你的指印不久行了,苏莹还是交代了吧。”

苏莹没有说话,只是眼睛在发呆。

“你还是交代吧,那个发卡上应该还是有的指纹的,一定是你在埋凶器的时候把这个发卡落下了,是不是,所以你借机上厕所找人,把发卡随手扔在了厕所里,是不是。你不用再狡辩了,指纹的检验结果很快的就会出来,你还要在坚持吗。”

苏莹在这个时候软软的坐在了地上:“对,是我,人是我杀的。”

“啊。”班主任简直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苏莹你这是为什么啊,你跟她是最好的朋友,你为什么要杀了她,你这是为什么啊。”

“我是不想杀她,但是,但是她却……”

苏莹讲述了一个故事,苏莹虽然是中学生但是,青春期懵懂的她谈上了恋爱,爱上了一个他校的学生,但是这件事不巧,让杨丽知道了,于是杨丽便每一次的威胁的苏莹说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师,但是只要给一定的意思,就不会有这些麻烦,于是杨丽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对苏莹的敲诈,直到有一天,失落的苏莹看到了大街上自己的男朋友搂着杨丽的时候,她彻底的崩溃了,于是便起了杀心,酿成了这样的惨剧。

苏莹被带走了,学校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过着日子,只是他们的心中还是有些不解,一向发呆的马褂儿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却不呆了,但是没有人问,也没有人说什么,他们只是在心底对马褂儿产生了一个敬意,也很乐意跟马褂儿说话了,而老师也是很有表示,把马褂放在了教室的最前排。

马褂儿没有和以前一样,现在的他很想找人说说话,这几年在他的心里已经压抑了太多的话了,真是要找一个人好好的发泄一下。

校长换人了,以前的校长得了精神病,可能是吓得,这人真是心理素质低下,不知道这个新来的校长会把学校带管理成什么样子。
阅读全文
上一篇:红楼惊梦
下一篇:狐仙转世的女孩
相关推荐